巴巴的观点大致也是这样,是“种变化发展的民

发布时间:2017-10-01 21:56
文章描述:巴巴的观点大致也是这样,是“种变化发展的民族主义观念。按照巴巴的理解,萨义德相信民族主义是通向世界主义的“种过渡性阶段,而不能简单地说民族主义是好的或是坏的。巴巴

巴巴的观点大致也是这样,是“种变化发展的民族主义观念。按照巴巴的理解,萨义德相信民族主义是通向世界主义的“种过渡性阶段,而不能简单地说民族主义是好的或是坏的。巴巴进而指出,民族主义是“种特殊的意识形态,是在特定时期奋斗的“个特殊平台。之后,它要么变得具有进步性,要么具有反动性。②美苏两个超级大国间的两极安全体系坍塌之后,第三世界中的很多国家开始遇到了严重的认同问题,于是它们试图通过民族主义来认识自己,这时的民族主义已经不再像19世纪所发生的那样具有进步性,不再具有建构国家的历史有机性。③ 这就是说,在不同阶段,民族主义的功用和性质是大不“样的,弱者诉诸民族主义是为了获得独立自由,而强者诉诸民族主义是为了什么呢?难道也是为了获得独立和解放吗?20世纪以来的残酷现实告诉我们,霸权的民族主义只会给各个国家的人民(包括霸权国的人民)带来无穷的灾难,捞到政治资本和经济利益以及其他好处的只是“小撮社会上层人士;霸权的民族主义有时候甚至会带来危及全球的灾难和危机。因此,后殖民主义论者警示我们,对民族主义,尤其是强者的、强权的民族主义,必须要时刻保持警惕,绝对不能掉以轻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