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震批评这种以尊压卑

发布时间:2017-12-12 11:41
文章描述:戴震批评这种以尊压卑、以上压下、不分辨事情原委隐情的现象,是后儒“冥心求理”的产物。这种僵硬的礼绳之理,甚至严于商、韩之法,他说:“酷吏以法杀人,后儒以理杀人”,

戴震批评这种以尊压卑、以上压下、不分辨事情原委隐情的现象,是后儒“冥心求理”的产物。这种僵硬的礼绳之理,甚至严于商、韩之法,他说:“酷吏以法杀人,后儒以理杀人”,造成多少人获不罪之罪呵,故戴震言道:“人死于法,犹有怜之者;死于理,其谁怜之。”注627戴震生活在雍、乾时期,对普遍之理可以杀人有切身体验。雍正在《大义觉迷录》中,不正是用儒家天下主义之理来置人于死地吗?戴震用气之条理的具体性否定了普遍之理,揭示出理学家把儒家伦常视为不可易的普遍之理,本身就蕴含着以理杀人的逻辑。戴震以气的具体条理—分理——为正当性最终标准,主张应该按照具体的分理,根据具体情况、不同情景,从个别出发,根据以情絜情和心之同然两条原则,具体地处理每一个具体问题才是正途。可以说,戴震提出了一套不同于理学的义理观和处世准则。因此,我们称戴震哲学为常识具体主义。在中国儒学史上和中国思想的现代转型中,这一思维模式极为重要。醒得太早的人:中国式自由主义的原型众所周知,胡适(字适之,1891~1962)是二十世纪新文化运动和中国式自由主义的代表人物。我们的朋友台湾周昌龙先生对胡适的反礼教,有一个很好的说法,他认为胡适并没有全盘否定儒学,而是开出了礼的自由化先河。注628而我们认为,胡适“礼的自由化”与戴震哲学的常识具体主义一脉相承,戴震开出礼的自由化路径,一方面,揭示了理学以理杀人的逻辑,成为新文化运动中反吃人礼教、反传统的最强音;另一方面,为儒家伦理的现代转型开辟了道路。所以,戴震哲学成为二十世纪中国式自由主义的本土资源。

上一篇:农村的生活使他们产生上当受骗感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