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用较为理性的运动去对抗那些贸然

发布时间:2017-12-15 08:59
文章描述:会议参加者和报告人的构成使我们可以期望,在这里将进行有意义的内容丰富的辩论。应该考虑到,这次会议将会对研究最近10年来我国发生的事情的各研究中心所从事的事业做出贡
  会议参加者和报告人的构成使我们可以期望,在这里将进行有意义的内容丰富的辩论。应该考虑到,这次会议将会对研究最近10年来我国发生的事情的各研究中心所从事的事业做出贡献,推进对我们身边过去和现在发生的事情的理解,哪怕只是推进几小步。而这对于我们大家都是重要的。      有时停下来看一看是有好处的,看看我们———人民、国家、社会、政治领导集团及其主导思想,也就是说,我们大家,在哪儿迷路了。并不是要给大家均匀地“抹”上一点责任,而是要用较为理性的运动去对抗那些贸然的、不假思索的运动。      不管我们愿意不愿意,甚至有人认为这是多此一举,我们还是不得不再次回到一个问题上来:1985年开始的改革、改良有必要吗?我得到舆论基金会就这个问题所做的调查资料。库瓦尔金教授已经在《独立报》上发表文章,对数字所提供的情况进行了分析。问题就在于:舆论基金会二月份进行的调查显示,在回答1985年开始的改革、改良是否必要时,俄罗斯似乎分成两半:40%的人回答“是”,45%的人回答“否”。从数学语言讲,情况近乎完全不定式。但是,这里出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大多数被询问者的回答在多大程度上是国家目前的社会经济状况使然,这些回答在多大程度上同改革这个大背景下的改革措施有关。这也是个不能回避的问题。      ……和中国人不同,我们根本无法选择先做什么后做什么。上述任何一项任务都不能推迟到或远或近的未来去做。对苏联社会来说这种做法是无法接受的。

上一篇:货币与现代社会由于货币构成市场经济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