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生录取过程林群英是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

发布时间:2017-12-20 09:29
文章描述:第二部分案例描述一、招生录取过程林群英是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2003级硕士研究生。2004年初,林群英报名2005年7月14日,林群英向厦门市思明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

第二部分 案例描述一、招生录取过程林群英是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2003级硕士研究生。2004年初,林群英报名2005年7月14日,林群英向厦门市思明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请求撤销厦门大学作出的2005年国际经济法方向博士生录取名单,并录取林群英。

林群英认为,本案中的招生行为不具有合法性。从导师录取、法学院公布录取名单到学校作为法人单位公布最终录取名单,这份最终录取名单的产生,亦即学校招生这一具体行政行为的做出,不具有合法性。理由是在这一具体行政行为中存在如下违法情况。第一,违法挂靠。国务院学位委员会 《关于选聘博士生指导教师工作的几点原则意见》规定了选聘博导的基本原则、基本程序以及博导的基本条件,“挂靠”行为规避了这些规定。第二,违反行政程序公开的原则与规定,暗箱运作一个名额。招生权作为法律法规授权学校的一种行政权,其行政程序应当遵循公开的法理原则;《教育部关于做好2005年招收攻读博士学位研究生工作的通知》以及厦门大学公布的 《厦门大学2005年博士研究生复试录取工作意见》和其他一些规范性文件中均要求招生程序应遵循公开的原则与规定。法学院在古祖雪应该录取哪位考生时,实行暗箱操作,严重违反了该原则与规定。第三,学校滥用招生行政权,庇护法学院违法操作、暗箱操作后的录取结果,维持一种非法状态。学校将廖益新的招生指标减为两个,曾华群的招生指标增加到四个。这样,由于廖益新只有两个指标,似乎不录取林群英就变得合法。但实际上,这种招生指标重新分配的行为不但本身是一种滥用行政权力的行为,因为其目的在于掩盖法学院的违法性;而且也造成了新的违法。《厦门大学2005年博士研究生复试录取工作意见》第七点关于博导招生数的要求是:“本校博导招生数不超过3名,外校兼职博导不超过1名。”学校调整后的录取名单,曾华群教授录取了4名考生,突破了学校公布的上述规定。这种突破导致的另外一个结果是:曾华群教授招了成绩排名第五的丁祥高),第四名(即考生褚某某,她在报考曾华群的考生中名列第四)却被调剂到较冷的国际海洋法方向。学校不但没有纠正法学院的违法行为、恢复林群英的合法权益,相反,滥用法律授予的招生权力,其目的在于为法学院圆场,延续法学院制造的一种非法状态。

上一篇:王朝六十年史实的纪传体断代史书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