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巧的未婚夫阿毛亦是产业工人,却也遭不幸

发布时间:2018-03-19 14:37
文章描述:首先,刘金妹的形象更多地来自1931年的《梅雨》。《梅雨》的创作起因是:“那年那连绵的‘梅雨’也就是那弥漫十六省的大水灾的开端,在这梅雨期中多少‘小民’宛转挣扎在生死线

首先,刘金妹的形象更多地来自1931年的《梅雨》。《梅雨》的创作起因是:“那年那连绵的‘梅雨’也就是那弥漫十六省的大水灾的开端,在这梅雨期中多少‘小民’宛转挣扎在生死线上。当时(报载在上海)法租界南阳桥有做小生意的潘某,因天雨赔本不能按日付印子钱而自杀。”[1]①根据这一则报道,田汉创作了独幕剧《梅雨》,表现社会的黑暗与生活的残酷,暗示共产党领导下的革命斗争为民众带来的希望曙光。剧情是这样的:潘顺华一家住在乡下,天灾人祸频发,已无法生存,便到上海来谋生,血汗被榨干后,年老体衰时被资本家开除,万般无奈,他只好借印子钱做小生意以度日。戏就从这里写起。潘顺华的妻、女徐氏和阿巧均为某纱厂女工,但阿巧的手指被机器轧断致残而失业,愁闷在家;摆小摊的潘顺华因梅雨连绵无法做生意,也焦躁不安,凄苦无助。

阿巧的未婚夫阿毛亦是产业工人,却也遭不幸,被机器斩断了一条手臂,非但无抚恤,反说他违反操作规程,是自己不小心,竟被冷酷地辞退了。绝望中的阿毛铤而走险,向一个发了不义之财的资本家的儿子写恐吓信敲诈钱财,事发被捕。在这种绝境中,印子钱还期已到,债主催讨;房租拖欠过久,房东又逼迫搬家。万无可想,潘顺华自杀。垂死之时,他的妻子徐氏满怀罢工斗争取得胜利的喜悦兴冲冲回家,却看到了这种惨状,于是大哭。这时女儿潘阿巧,工人运动领导者、共产党员张先生和一些工人也刚好来到,大家庄严肃穆地围着潘顺华,像在举行一个特殊的告别仪式———告别隐忍的苦难过去,宣告新时代的到来。剧作通过一个挣扎一生的工人孤独地死于失败的绝望经历,暗示无数斗争着的工人团结在一起就会找到新的人生希望。这正是与共产党工人运动的目标相一致。因此,《梅雨》一发表,就受到了左翼文艺界的好评,而且“演出数次皆获得甚大之成功”。

上一篇:劳动产品的异化异化是一种历史现象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