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新译文对这一经典重

发布时间:2018-04-15 16:11
文章描述:《党的组织与党的文学》时将《党的组织与党的文学》翻译经典化了,将“党的文学原则”以经典论述的名义确定了下来,[32]产生了深远的历史影响。直到1982年第22期《红旗》杂志以《

《党的组织与党的文学》时将《党的组织与党的文学》翻译经典化了,将“党的文学原则”以经典论述的名义确定了下来,[32]产生了深远的历史影响。直到1982年第22期《红旗》杂志以《党的组织和党的出版物》的新译文对这一经典重新做出诠释。列宁的《党的组织与党的文学》的译文最早出现在1926年12月《中国青年》6卷19号上,译作《论党的出版物与文学》,译者刘一声。1930年《拓荒者》1卷2期上有成文英(冯雪峰)题为《论新兴文学》的译文。1930年,钱杏邨在《安特列夫与阿志巴绥夫倾向的克服》中运用列宁有关党的文学的原则对个人主义文学和客观真实的倾向进行了批评。他征引列宁的论述说:“不属于集团的文学者滚开吧!文学者的超人走开吧!文学的工作,不可不为全部普罗列塔利亚的任务的一部分。不可不是由普罗列塔利亚的阶级的意识的前卫所运转着的,单一而伟大的社会民主主义这机械组织的一个齿轮,一个螺旋。文学的工作非为组织的,计划的,统一的社会民主党的活动的一个构成部分不可。”[33]因此,这也就从根本上否定了所谓“文艺自由”。

有关“文艺自由论辩”起源于1931年12月《文化评论》创刊号上胡秋原的《阿狗文艺论》。胡秋原说:“艺术虽然不是‘至上’,然而决不是‘至下’的东西。将艺术堕落到一种政治的留声机,那是艺术的叛徒。艺术家虽然不是神圣,然而也决不是叭儿狗。以不三不四的理论,来强奸文学,是对于艺术尊严不可恕的冒渎。”他认为“文学与艺术,至死也是自由的,民主的”[34]。接着,他又在《文化评论》第4期上发表了《勿侵略文艺》。他说:“我并不想站在政治立场赞否民族文艺与普罗文艺,因为我是一个于政治外行的人。

上一篇:或是仅仅做好一件小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