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便是或隐或显地运用“褒贬”的原则

发布时间:2017-10-09 08:36
文章描述:其实,荀悦并非仅仅是将《汉书》摘抄并改编为编年体的《汉纪》,而是在抄录《汉书》时对它也作了一些订正。如《汉书·高帝纪》十年云:“夏五月,太上皇后崩。秋七月癸卯,太上
  其实,荀悦并非仅仅是将《汉书》摘抄并改编为编年体的《汉纪》,而是在抄录《汉书》时对它也作了一些订正。如《汉书·高帝纪》十年云:“夏五月,太上皇后崩。秋七月癸卯,太上皇崩,葬万年。”《汉纪》则作:“夏五月,太上皇崩。秋七月癸卯,太上皇葬万年。”两相比较并经查考,显然《汉书》有误,《汉纪》      记载是可信的。除了订正外,内容上还有所增加,如《汉书·沟洫志》所录歌赞郑国、白公二渠的民谣,《汉纪》增录了“水流灶下,鱼跳入釜”两句形象动人的句子。① 《汉纪》卷29所载王闳的谏语,为《汉书》所无,因此司马光还惊叹道:“不知荀悦何从得之!”② 南宋李焘曾指出:“悦为此纪,固不出班书,亦时有所删润。”③ 此外,《汉纪》在撰着主旨上,也有自己的目的,那便是或隐或显地运用“褒贬”的原则,讲明西汉王朝兴亡的历史教训(“鉴”),并在他的另一部政论性着作《申鉴》中给予了直接的阐明。王铚作《两汉纪后序》,亦称荀悦的《汉纪》“于朝廷纪纲、礼乐刑政、治乱成败、忠邪是非之际”都有指陈,可以“启告当代,而垂训无穷”。荀悦自己也有明确的表白:“凡《汉纪》有法式焉,有监戒焉,有废乱焉,有持平焉,有兵略焉,有政化焉,有休祥焉,有灾异焉,有华夏之事焉,有四夷之焉,有常道焉,有权变焉,有策谋焉,有顾说焉,有术艺焉,有文章焉,斯皆明主贤臣命世立业,群后之盛勋,髦俊之遗事。是故质之事实而不诬,通之万方而不泥;可以兴,可以治,可以动,可以静,可以言,可以行;惩恶而劝善,奖成而惧败。兹亦有国之常训,典籍之渊林。虽云撰之者陋浅,而本末存焉尔,故君子可观之矣。”④ 可见,荀悦作《汉纪》的确有自己的价值取向和写作意图。

上一篇:方法论的个人主义关于个人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