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用“约法”将党与政府权限及人民的权利义务

发布时间:2017-12-05 22:32
文章描述:故于训政时期制定约法,实不背总理遗教。”〔5〕“《建国大纲》所云,乃指不经训政之不当,非谓约法制定之不宜,故继云:‘非由于《临时约法》之未善,乃由于未经军政、训政两

故于训政时期制定约法,实不背总理遗教。”〔5〕“《建国大纲》所云,乃指不经训政之不当,非谓约法制定之不宜,故继云:‘非由于《临时约法》之未善,乃由于未经军政、训政两时期,而即入宪政也。’”〔6〕(2)建国大纲终究是一个大纲,关于许多问题都没有充分的规定。根据建国大纲制定约法,与大纲并不抵触,因为建国大纲只举出训政时期所应该施行的政策大纲,并不能详细地规定国民政府在这一时期中一切的组织与权限。

而用“约法”将党与政府权限及人民的权利义务等规定下来,使国家生活做到有法可依,这才能体现出法治的真义。“以党治国”离不开法制,要做到党义法制化,法制党义化。只有党义没有法律去实现党义,党义仍然是空的。所谓以党义治国,乃是使党义去直接治国,并不是废除一切法律,专拿党义去直接治国。〔1〕此外,有的人从孙中山的遗教因人而解释各异、治者与被治者的权利义务关系及民治的角度等三方面论证制定约法的必要性。〔2〕(3)从西方的信托理论来看,制定约法也有必要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