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体西用”、“中国文化本位”

发布时间:2017-12-08 21:30
文章描述:许多有识之士的确已经意识到了上述对立,并提出了一系列解决方案。但若将这些议论与近代西方哲学相比,便不难见出其缺陷之所在。其中最根本的缺陷便是只感受到了这些对立,只
 许多有识之士的确已经意识到了上述对立,并提出了一系列解决方案。但若将这些议论与近代西方哲学相比,便不难见出其缺陷之所在。其中最根本的缺陷便是只感受到了这些对立,只满足于泛泛而谈,而未能如康德那样,将之概念化,将之把握在一种理论之中。既然对这些对立的描述是空泛的,那么,提出的解决方式也就只能是空泛的公式,诸如“中体西用”、“中国文化本位”、“西体中用”、“中西互为体用”、“创造性转化”、“综合创新”等,不一而足。若与康德哲学相比,不难看出,所有这些公式的根本问题,都在于满足于泛泛而谈,而从根本上说未能首先将中国文化所遇到的困境以概念化的方式揭示出来。既然连问题都尚未把握,还如何谈得上进一步解决问题?这里之所以要如此尖锐地提出问题,并非是要非难前贤,而意在自我激励。前人能够提出这些方案,已属不易。但过了半个多世纪之后,我们不能仍停留于对这类公式的花样翻新之上,在前人的贡献上原地踏步,而是应该在此基础上奋进,超越前人的眼界,力求在创造能匹配于中国现实生活之变迁的哲学理论这一事业中,作出一代人自己独特的贡献。三、把握住古今中西之冲突如果我们稍微具体地考察一下当代中国哲学在解决上述问题时所体现出来的基本精神,当能更进一步明了面向文化实情之意义。

当代中国哲学中,除了一些极端的文化保守主义和全盘西化派之外,大多数哲学流派或明确或隐晦地自觉或不自觉地把古今中西的对立作为前提,并进而提出了自己的解决方案。所谓解决,就是在以某种方式把这种对立把握并表达出来的基础上,进而削减这一对立。诸多解决方案中,最为重要且最有影响的两种当属马克思主义和现代新儒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