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进行秘密活动的特殊情况外

发布时间:2017-12-16 11:42
文章描述:既然宣传契机与环境条件有密切的联系,那么为了掌握主动,宣传者有必要开辟和争取有利于社会主义宣传的环境。这种环境条件的政治表现便是政治自由。当巴枯宁主义者在第一国际

既然宣传契机与环境条件有密切的联系,那么为了掌握主动,宣传者有必要开辟和争取有利于社会主义宣传的环境。这种环境条件的政治表现便是政治自由。当巴枯宁主义者在第一国际的会议上提出放弃政治时,马克思和恩格斯都从创造有利的宣传环境角度,对这种意见提出批评。恩格斯指出: “政治自由———特别是结社、集会和出版的自由———是我们进行宣传鼓动工作的手段;我们的这些手段是否会被夺走,难道是无所谓的吗?”(17卷445页)“在美国也像在英国一样有压迫,但是共和制度使工人阶级有许多机会进行宣传。”(17卷669页)

除了被迫进行秘密活动的特殊情况外,现代意义的宣传鼓动是与 “社会的、公开的关系”(3卷537页)相联系的,因而政治自由的条件对于社会主义宣传有着举足轻重的意义。1891年,恩格斯将秘密活动的效果和取得一定政治自由的公开宣传的效果作了一番对比,指出:“如果说非常法时期使得给新参加进来的群众以充分的教育这一工作难于进行,而且在有些地方甚至不可能进行,那末现在,当我们的宣传品能自由地保存和阅读的时候,这在老的骨干的指导下是会很快得到弥补的。”(22卷266页)1848年的民主革命曾迫使普鲁士法律确认人民的政治自由,恩格斯当时几乎把宣传鼓动与对政治自由权利的运用等同看待,他写道:“宣传鼓动无非就是把人民代表不受侵犯、出版自由和结社权,亦即以法律为基础的普鲁士现有的各种自由加以运用。”(5卷294页)在这里,他实际上指出了现代宣传鼓动的环境性质。专制统治时的普鲁士,“没有当局的许可,你不能生、不能死、不能结婚、不能写信、不能思想、不能出版、不能做买卖、不能教书、不能学习、不能集会、不能开工厂、不能迁徙,什么都不能做。”(12卷655页)在马克思所说的这种情形下,宣传鼓动,特别是政治性的宣传鼓动是不可想象的。所以,关于宣传的物质基础还包括它得以存在的政治环境条件。当然,这种条件又是经济运动的结果。

上一篇:专业化以及由分工而产生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