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茫之中,公开课本应该成为一个个放大的

发布时间:2018-03-26 09:49
文章描述:迷茫之中,公开课本应该成为一个个放大的、可供解剖的“典型案例”;一个提供多种营养元素和思考见解的“策源地”;一种能分享教育成功或失败的平台,并走向共同的规范与价值追求

迷茫之中,公开课本应该成为一个个放大的、可供解剖的“典型案例”;一个提供多种营养元素和思考见解的“策源地”;一种能分享教育成功或失败的平台,并走向共同的规范与价值追求。

然而由于听课者身份、心态、知识结构、教学经历以及对教育的理解不同,课后的评价,往往形不成一种整合的力量:大多是看自己想看的,听自己想听的,既不沟通也不辩驳,自说自话。更有高高在上、不由分说的“定论”,甚至有一部分人强加于其他人的“规定”,它们充斥于课堂中来不及思考的各个领域。

更为可怕的是,不知从何时起,我们对公开课的评价变得仅仅适于表达批评和否定,而不是理解与学习;变得擅长攻击与猜忌,而不是接纳与包容、信任与支持。我们背后有怎样的局限,使我们如此急躁而不是宁静与从容?

难怪有人质疑公开课存在的意义!

面对惶惑,或多或少要执教公开课的我们,应当如何寻找课堂的坐标?应该怎样克服由反复研究、试讲带来的审美疲劳?如何使我们对于教学的激情、希望与思考经由公开课的平台漫射到日常生活的年年岁岁、角角落落?

有一个很好的办法,那就是用笔静静记录下自己,并在写作过程中发现崭新的自我。每种力量、每个领域都在为自己找到存在的理由,每个人也都需要自我引导,自觉创造课堂生活的价值和意义,而不是等待任何权威来指令。正因为写,你的笔就要和你的课堂通过心灵发生联系,你会忠于你的课堂,兼纳别人的声音,也许只有这样才不会迷失自己。

上一篇:对应的基准地价修正系数表和因素条件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