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了经济基础的分析

发布时间:2017-10-07 20:59
文章描述:这是最基础的,离开了经济基础的分析,我们不可能理解现代社会。这是“一经得到就用于指导我的研究工作的总的结果”,正是在这一总的结果的指导下,马克思创作了《资本论》。
  这是最基础的,离开了经济基础的分析,我们不可能理解现代社会。这是“一经得到就用于指导我的研究工作的总的结果”,正是在这一总的结果的指导下,马克思创作了《资本论》。但是,如果有人把这层含义归结理解为历史过程的单向性,那恰恰是对马克思理论的简单化理解。因为,第二,社会生活是总体的、有机的,《资本论》在形式上虽然研究经济,但它的指向是整个社会生活,并且以整个社会生活为思考前提。关于生产发生的生存论根源,马克思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作了详细的说明。      因此,必须把马克思早年的思想与中晚年思想综合起来思考,才能更全面地理解马克思。同时,历史是辩证发展的,如果从再生产角度,从社会有机体全面生产的再生产角度进行理解,决定历史发展的还有其他许多因素,这是一个互相制约的辩证过程,并不是物质生产决定一切的单向过程。把马克思思想归结为用经济说明一切的单向过程,是对马克思思想作了非辩证的理。传统历史唯物主义教科书可以看作这种非辩证思考的例证。      传统哲学教科书是从生产方式入手分析整个社会的,要,人口也不重要,只有物质生产方式构成整个人类发展的基础,它是决定政治上层建筑并引起一切争斗的根本原因。这一思路虽然很好地说明了政治斗争的必然性,但是由于它忽视了对现实的人的研究,忽视了对社会有机体全面生产尤其是再生产的研究,因而在它的展开中存在很大的片面性。它往往强调生产,忽视对生活的研究;强调生产,忽视对消费的研究;强调物质生产,忽视对人它认为地理环境不重解的自身生产、精神生产和社会关系再生产的研究;强调社会,忽视对人类个体的研究;强调国家,忽视对人群共同体的研究;强调生产方式,忽视对交往方式的研究;强调社会规律,忽视对个体行为和群体行为规律的研究;等等。造成这一切的根本原因,就是思维方式的单向性,没有从现实的人的全面生产。从社会有机体全面生产和再生产的角度完整地理解和把握社会,导致了对社会结构、社会关系和历史过程的片面理解,包括对国家性质和功能的简单化理解。因此,我们有必要对社会结构的基础和社会生活的总体作进一步的探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