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一个比较大的问题

发布时间:2018-06-19 16:37
文章描述:还有一个比较大的问题,如果全校有这样一个完整的内容体系,是否适应于全校各专业?我们现在有很多专业性学院,如法学、医学,它们自己占的教学任务很大,我们的内容体系如何

还有一个比较大的问题,如果全校有这样一个完整的内容体系,是否适应于全校各专业?我们现在有很多专业性学院,如法学、医学,它们自己占的教学任务很大,我们的内容体系如何深入适应全校专业的差异,我们是否承认这差异?这实际上也是高等教育的一个基本问题。“康奈尔计划”把大学分成两部分:明确职业目标的学科叫特殊文理部,还有就是基础文理部。它有措施使其专业目标和整体目标有对口的关系。我们应该怎么做?希望这次会有所收获。

这些都是课程结构方面的问题,也是我们研究中最核心的部分。我们一方面要论证它的合理性,另一方面要论证基础教育的架构以及具体课程的要求。如果这些问题明确了,所谓课程结构的调整也就基本到位了。如果不明确,那么调整只能停留在框架上。

五、课程管理

我们的目标是使得选课更加开放。调整以后,我们就该问一下现在的课程组织是否更有利于学生自己选择呢?这个结论还不是太明确。原来意图是,按照学分制课程体系,课程按目标与内容分块,每块设若干课程,学分按块规定,学生选择课程的余地就有了。每一块里的课程同等重要,教学质量和水平都接近,学生得到的教育也很接近,包括内容与方法。当时那样想,现在也是按此来做的。

学分是统计标准,学分问题比课程内容更涉及具体利益。无论如何,我们要抓好两头。一头是更加推进选课制,使学生的选课余地更大,但前提是课程结构合理,使选择不会游离于目标之外;另一头就是怎样把学分设置得更为合理,这在当初思考得不很充分。

上一篇:可以看出当年淮海战役双方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