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们最初以为他是为现代主义辩护

发布时间:2017-10-09 08:36
文章描述:另一个后马克思主义者哈贝马斯也是这样。人们最初以为他是为现代主义辩护的批判理论家,但从后来的发展看,他却逐渐融入后现代主义潮流。哈贝马斯虽然有时激烈地批判后现代主

另一个后马克思主义者哈贝马斯也是这样。人们最初以为他是为现代主义辩护的批判理论家,但从后来的发展看,他却逐渐融入后现代主义潮流。哈贝马斯虽然有时激烈地批判后现代主义,例如曾经同利奥塔进行激烈论战,但他们之间毕竟有很多相同之处:两人的理论都有语言学转向、两人都强调言语(parole)而非语言(language)或语言体系(linguisticsystems);两人都接受了康德把理性划分为理论判断、实践判断和审美判断三个领域;在政治上,哈贝马斯和利奥塔两人十分接近。由此可见,利奥塔和哈贝马斯两人都扞卫公正和话语政治,而且都同情各种新社会运动。所以,美国评论家凯尔纳和贝斯特认为,哈贝马斯和利奥塔的争论只是“兄弟之争”。哈贝马斯对待后现代主义的态度尤其集中在他写于1988年的《后形而上学的思考》中。他的这部着作集中批判了既往的形而上学思维方式,这一点是“和后结构主义及后现代理论一样”的①。另外我们还注意到,虽然哈贝马斯和后现代理论家的理论一样存在缺陷,但哈贝马斯与其他后现代理论家不同,他在扞卫现代性理论的同时,也指出后现代理论的不足,例如过度的个人主义、缺乏强有力的主体间性、交往和共识概念,等等。哈贝马斯的某些方面的理论,例如“自我-他人”模型以及主体间性是比后现代理论更为可取的理论,② 就是说,哈贝马斯在不自觉中为后现代理论提供了理论范式。

西欧学者埃内斯托·拉克劳和桑塔尔·墨菲的“后马克思主义”理论也正因为得益于“后现代理论”才得到迅速扩展。因此,他们同样对后现代理论抱有浓厚的好感。

上一篇:物质生产与人的自身生产的内在平衡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