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比展现出真正的智慧

发布时间:2018-06-30 15:32
文章描述:另一面,动物与人相比展现出真正的智慧是它们的宁静,它们沉湎于当下情景时的静谧的欢悦。一个人希望和预想某些特定满足时所具有的快乐是依赖于先前享受的实际快乐的一部分,

另一面,动物与人相比展现出真正的智慧是它们的宁静,它们沉湎于当下情景时的静谧的欢悦。一个人希望和预想某些特定满足时所具有的快乐是依赖于先前享受的实际快乐的一部分,这些快乐在以后将会逐渐减少,我们预想得到的越多,实际来临的快乐就越少。动物没有预想的快乐,也不会由于快乐减少而痛苦,所有实际降临的快乐都是完整无损的。同样,动物所遭遇的灾难仅是它固有的压力,而人对将要遭遇的灾难的恐惧,却疯狂地压迫着我们的精神。

动物完全沉湎于眼前的景况,使我们对家畜的兴致倍增。它们在当下时刻人格化了,且在某些方面使我们深感摆脱烦恼和焦虑的价值,只是我们的思想和成见常使我们视而不见。人的这种自私无情,滥用了动物的这种品性,甚至认为动物除了生命之外本质上一无所有。鸟如果被禁闭在尺余之地,便会在对自由的渴望和哀鸣中慢慢死去,笼之中是唱不出欢乐颂的。

动物的痛苦往往很深重,为其能力所不堪忍受,而这些在很大程度上都是人造成的。人类的痛苦并不适用于动物。

我们会问:为什么有痛苦的磨难和挣扎?它们存在的目的是什么?这儿没有什么东西能使意志停顿,意志也不能肆无忌惮地否定自身而得到补偿。位于整个意识底层的生存意识,必须自我饕餮以满足自己的欲求。这样做是因为构成意志现象的等级,每一等级的存在都是以牺牲另一等级为代价的。我已表明动物对痛苦的忍受力远不及人,如果在其本质上不神秘地对它们命运做出任何解释,也会有某种特点。据说,波罗摩是由于陷入了某种谬误而创造了宇宙万物,为了赎回他的愚拙,他把自己束缚并遗留在尘世,直到其工作足以弥补过失为止。根据佛教教义,世界的存在是涅的神圣宁静受到某种莫名其妙的骚动而产生的,而涅境界这种天赐的状态,却是由孜孜不倦的长期赎罪而来。

上一篇:说这话时他的声音又哽咽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