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另一间我已提及的中港合资的酒店

发布时间:2017-10-10 09:24
文章描述:在另一间我已提及的中港合资的酒店,最高的主管是中国人,被抽取后的月薪是人民币三百多元,而他属下的香港职工,月薪是八千至万多元港币。虽然上级的工资不一定要比下级的高

在另一间我已提及的中港合资的酒店,最高的主管是中国人,被抽取后的月薪是人民币三百多元,而他属下的香港职工,月薪是八千至万多元港币。虽然上级的工资不一定要比下级的高,但相去这么远,管理总有困难。当然,我们不能建议将月薪三百元的无故提升三十倍。薪金要反映职工的贡献所值。主管的所值,怎可以远低于属下呢?我们也不应建议做主管的一定是要外来的。合乎经济原则的做法,是主管不应有中外之分,只要有本事,有所值,就可以管。但这是要基于职工有转让权——可以辞职,也可以被解雇。换言之,合乎经济原则的做法,第一步是要将劳力私产化。

上一篇:人们最初以为他是为现代主义辩护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