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殖民困境的真实的政治状况

发布时间:2017-11-28 16:42
文章描述:也有论者指出巴巴等回避了后殖民困境的真实的政治状况,沉醉于“系列哲学问题而很少从文化和历史的角度谈论后现代英美文化。后殖民理论的复杂性印证了当代学术批评语言本身那

也有论者指出巴巴等回避了后殖民困境的真实的政治状况,沉醉于“系列哲学问题而很少从文化和历史的角度谈论后现代英美文化。后殖民理论的复杂性印证了当代学术批评语言本身那令人沮丧的褊狭而又精细化的信条。①巴巴等只顾在殖民/后殖民话语解析中忘形地陶醉,而实际上南方国家仍然在与殖民主义的霸权体制或其接班人———种种形式的新殖民主义———作斗争,后者是前者“有差异的重复”,“种借助于霸权性的西方经济、技术和意识形态的殖民主义的再生。新殖民主义凭借经济和技术的优势,正用其“价值、态度、道德、机制以及更为要紧的生产模式之整体系统”渗透着第三世界或前殖民地空间②,新殖民主义的侵略正在落后国家创造出新的政治混乱和社会动荡。巴巴的后殖民理论对于处理新殖民主义似乎是无能为力的,它所公开声称的反霸权动力似乎无可挽回地具有妥协性。由于巴巴的语言及概念框架都取自后结构主义,其后殖民批评于是就“非政治化”地(apoliticaly)超越了全球性权力关系和政治斗争,而浸淫于混杂性和居间性的后现代话语之中。③后殖民理论“向以政治激进而著称,但很多阵营内部的怀疑者并不认为后殖民理论在政治上是激进乃至“正确的”,却认为这些理论在思想、方法及效果上都是非常保守的。艾哈迈德甚至说,新殖民的世界新秩序正通过后殖民理论这种新媒介,重新启用了曾经统治过世界的西方权威,而这种权威就是西方历史上想主宰世界的权力欲望在当代的“种新的表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