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当代文学价值也好,当代中国文学批评也罢

发布时间:2017-12-10 19:38
文章描述:第三,把“两个管理”统一起来:把落实管理责任与提升管理效能统一起来。要坚持守土有责、守土负责、守土尽责,落实管理责任,提升管理效能,通过科学、规范、严格的管理,使

第三,把“两个管理”统一起来:把落实管理责任与提升管理效能统一起来。要坚持守土有责、守土负责、守土尽责,落实管理责任,提升管理效能,通过科学、规范、严格的管理,使宣传思想文化工作产生正效益、高效益和长效益。

我曾关注过2009年—2010年《辽宁日报》推出的大型系列报道“重估中国当代文学价值”。我并不一味地反对类似的讨论,但我比较明确地反对这样的讨论囿于所谓的专家领域,我认为也应该同时听听大众的声音,因为毕竟大众才是文学的主要受众,大众的声音更能说明问题,更能引起广泛的共鸣,否则就像自己跟自己纠结,有一种自娱自乐之嫌。

我认为,中国当代文学价值也好,当代中国文学批评也罢,都没有“重估”的必要。因为重估是为了重新思考,如果这种重估是以放弃当前和今后的建构为代价,那么这种重估的意义何在?也许有人会说,重估就是为了更好地构建,但我以为不如直来直去地构建,况且对中国当代文学批评的现状已有定论:“现在文艺评论存在一些不容忽视的问题,有的一味评功摆好,有的甚至被金钱和利益‘绑架’,这都是不正常、不健康的。”(李长春:《切实加强对文化产品创作生产的引导,多出精品力作,多出优秀人才》)另外,重估也是一种质疑。质疑时首先应该自问,自己并不是旁观者,是局中人,应该自省才是。而“重估”者往往都以旁观者自居。如果说文学批评多有诟病:“在中国,很少有哪一时期的文学批评像今天这样尴尬、无奈、软弱、被动。”那么,造成这种状况的责任主体又是谁呢?难道是大众不成?可惜,大众还没有被赋予这方面的话语权。我觉得,任何社会问题固然有着这样那样的客观原因,但至少应该同时查找主观的因素。

上一篇: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和提高劳动者素质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