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100年左右时间里成年人身高和体重的增加,

发布时间:2017-10-04 20:52
文章描述:图8-11800年以来法国男性身高变化(与旧石器时代的欧洲人相比)趋势图农业的进步扭转了过去千年来的这一趋势,到20世纪,欧洲人才恢复了和洞穴人一样的身高。事实上,身高数据表

图8-1 1800年以来法国男性身高变化(与旧石器时代的欧洲人相比)趋势图农业的进步扭转了过去千年来的这一趋势,到20世纪,欧洲人才恢复了和洞穴人一样的身高。事实上,身高数据表明,欧洲人现在比地球上任何其他地方的人都要高。1850年,荷兰男性平均身高比美国男性矮4.8厘米。从那时算起,荷兰男性的身高增高了将近20厘米,但美国男性只增高了10厘米,这使得荷兰人被称为现在世界上最高的人群。

那么体重呢?我们会在第9章讨论人们越来越粗的腰围和越来越普遍的肥胖,不过来自各国的长期数据显示,很多人现在获得的额外能量已经增加了体重与身高之比,这是可想而知的。这种关系往往用体重指数来衡量,即一个人的体重(千克)除以身高(以米为单位)的平方。图8-2显示了过去100年里40~59岁美国男性体重指数测定值,数据来自罗德里克·弗拉德(Roderick Floud)及其同事的一项里程碑式研究。该图显示,1900年的典型美国成年男性有着健康的体重指数,约为23,但从那以后体重指数就在稳步上升,尽管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出现了轻微下降。今天,美国男性普遍超重,定义为体重指数大于25。

图8-2 1900年以来40岁至59岁美国男性体重指数的变化(部分数值为外推所得)

可悲的是,过去100年左右时间里成年人身高和体重的增加,并没有转化为低出生体重婴儿比例的下降。婴儿出生时的体型是一个重要的健康问题,因为低出生体重的婴儿[6],在儿童期和成年期死亡或健康状况不佳的风险要高得多。弗拉德及其同事的研究数据显示,美国黑人的平均出生体重显著低于白人,但在这两组人群中,低出生体重婴儿的比例自1900年以来几乎没有变化:非裔约为11%,白人约为5.5%。这种差距主要是社会经济状况差异造成的,因为出生体重直接反映了母亲能够投入在后代身上的能量有多少。在为所有居民提供良好医疗保健的国家,如荷兰,低出生体重儿的百分比就相对较低,约为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