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大学教育不断细化的体制造成文理之间的巨

发布时间:2018-03-15 11:19
文章描述:现代大学教育不断细化的体制造成文理之间的巨大隔膜,学者之间对彼此知识体系的陌生和对彼此文化精神的冷漠甚至轻视由来已久。文理渗透成为弥合这种隔膜的唯一有效手段,所谓

现代大学教育不断细化的体制造成文理之间的巨大隔膜,学者之间对彼此知识体系的陌生和对彼此文化精神的冷漠甚至轻视由来已久。文理渗透成为弥合这种隔膜的唯一有效手段,所谓文理渗透,绝不仅仅是文科学生学一点基础数学,理科学生读一点历史和文学。当前在世界各地高校开展得如火如荼的通识教育,的确在一定程度上缩短了两种文化之间的距离,特别使得研习自然科学的学子更多地触及一些人文知识,但是这并未从根本上改变两种文化对彼此的漠然,这种冷漠在历史学科中的最直接表现在于自然在历史研究中的长期缺失。实际上,在历史学及各分支学科的研究中,这种渗透自然科学的思维与方法未尝不可借鉴和使用。即便是传统的文献考据,亦可借助计量统计学的成果而发展和衍生出文理渗透的计量文献学的分支。20世纪60年代,考古学理论发生了一次革命性的转折,在美国兴起了 “新考古学派”,也称为 “过程考古学”,提出 “作为人类学的考古学”,强调使考古学从历史学的描述转向像人类学一样更为科学的研究,主张考古学的目标就是人类学的目的,考古学的目的不仅仅是重建历史,它还必须对主导历史文化发展和变化的动力与潜在原因作出理论的阐释,再通过仔细设计的考古发掘和研究来进行检验。与此同时,在美国兴起新史学的社会史和环境史,历史学在其研究范围与内容上已经有了极大的扩延。

上一篇:历史时期内与物质生产相联系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