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在之形体具体简单

发布时间:2017-10-06 20:44
文章描述:由这三种形体所产生之负价值,对于助长“神凝”,均至可贵。“神凝”之后,一心于游,无所系累。但显而可见的是,神形相互之间,精神境域日长,现实人生日消。最后渺小之形体

由这三种形体所产生之负价值,对于助长“神凝”,均至可贵。“神凝”之后,一心于游,无所系累。但显而可见的是,神形相互之间,精神境域日长,现实人生日消。最后渺小之形体可经消长关系之继续发展,忘其存在。所谓忘其存在,乃指“至人无己”而言。然后,形与道合,鼠肝虫臂,随化而偕。人生悟此神形消长之理,便可跨越生死之限,运转乎环中之道而不穷。这不只能摆脱现实若干之困扰,尚足开启浩荡之情怀。故形体之我所遭受的限制,由此精神之我超化,一扫无遗。

一个人的生命存在,原是由形体之我和精神之我合作。但是若分开来看,外在之形体具体简单,容易把握;普通的人遂执著不放,引起若干无谓纷扰。而内在之精神抽象恍惚,捉摸不定,一般便因隔膜,未解其重要性。殊知形体终将有时而化,精神尚可如薪尽火传。庄子看透此点,便是要转移各人对形体之我的过度重视,而为精神之我寻一出路。两千年前,凭其高瞻远瞩,终为人类开出本章所述如许广大恒久之境界。这一境界扼要而言,诚如《天下篇》所云:“上与造物者游,而下与外死生无终始为友。”盖“下与外死生无终始为友”,是对形体之我所作的安顿;“上与造物者游”,便是为精神之我所作的指引。人生如此,圆满具足,更复何言。故柳诒徵氏云:“姑就浅近立论,则庄列之说,即无大功效,亦足以使人开拓心胸,消除执滞”。(注三)当系有鉴于此广大恒久之精神境界而发。平实之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