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宗教发起信心,增进国民的道德

发布时间:2018-01-03 22:18
文章描述:鲁迅看到了章炳麟用佛学辅助政治的目的在于“用宗教发起信心,增进国民的道德”,但是对章炳麟后期佛学思考的意义却不认同,认为他从革命前沿退居书斋是“自藏其锋镳”、“既

鲁迅看到了章炳麟用佛学辅助政治的目的在于“用宗教发起信心,增进国民的道德”,但是对章炳麟后期佛学思考的意义却不认同,认为他从革命前沿退居书斋是“自藏其锋镳”、“既离民众,渐人颓唐”,“用自己所手造的和别人所帮造的墙,和时代隔绝了”。〔 1 〕相比于章炳麟先生对于“革命”思潮及“现代性”文化思想的反思,倡导多元主义,鲁迅是—路革命到底,后来脱离了他的老师章炳麟,自然无法认同章炳麟先生后期思想,认为它们是“高妙的幻想”。

但是站在今天的视角下,我们对章炳麟后期学术思想的评价自然与鲁迅有所差异,正如罗志田所言:“与周作人—样,鲁迅对章炳麟晚岁的政治表现也甚不以为然。 若依章炳麟本人的意思,后来许多人认为其‘反动’或‘落伍’的那些政论,应该也都很有‘战斗性’,不仅不是什么‘江郎才尽’,或者还是‘庾信文章老更成’呢。” 〔 2 〕本文之目的,即在于揭示章炳麟佛学思想的流变,阐明章炳麟佛学思想的前后两个阶段的特点。 姚奠中《章炳麟学术年谱》序言称:章门先进诸公,或长于小学,或长于经史,或长于诸子,或长于诗文,但是他们的学术贡献,大多在“声韵训诂”、“名物考订”、“考据通解”和“诗文写作”方面。 章炳麟佛学思想和学术成就终无人继承,这似乎也从—个侧面谱写了近代政治佛学的尾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