笛卡儿提出的三种实体

发布时间:2018-03-24 10:51
文章描述:基于上述分析,休谟否认了唯物论哲学的物质实体说。他认为,唯物论肯定外物的独立存在,在认识论上只是一种先验的假设。如果从经验出发,便不能证明外物的客观实在性,不能证

基于上述分析,休谟否认了唯物论哲学的物质实体说。他认为,唯物论肯定外物的独立存在,在认识论上只是一种先验的假设。如果从经验出发,便不能证明外物的客观实在性,不能证明我们的知觉是由外在事物引起的。因为,我们从经验中只能知道知觉,只能看到知觉之间的关系,看不到知觉和异于知觉的东西即外物的关系。依照同样的逻辑,他也否认了精神实体说。他认为,同物质实体一样,同样,精神实体的存在与否也是人们的经验所不能解决的。上帝的观念也是如此,上帝作为一种精神实体不能成为知觉的原因就在于人们也无法经验到上帝同人们感官之间的联系。人们头脑中的上帝观念不过是“由于我们反省自己的心理作用,并且毫无止境地继续增加那些善意和智慧的性质”① 而产生出来的。“自我”或“灵魂”这种精神实体也是这样,“任何时候,我总不能抓住一个没有知觉的我自己”。② “关于灵魂实体的问题是绝对不可理解的。”③ 这样,休谟就把笛卡儿提出的三种实体(上帝、物体和心灵)统统否定了。他用彻底的怀疑论去埋葬形而上学,因为“除了对知觉而外,我们对任何事物都没有一个完善的观念。一个实体是和一个知觉完全差异的。因此,我们并没有一个实体观念……当人们问:知觉还是寓存于一个物质的实体中,还是寓存于一个非物质的(精神的)实体中时,我们甚至不懂得这个问题的含义,那么如何还可能加以答复呢”?④不过,休谟的经验论原则在理性主义形而上学借以为凭的数学命题或几何学命题面前还是碰了钉子。这类命题几乎可以说是经验论原则难以消化的食物。

洛克和霍布斯都曾在这类命题前犹疑不决。休谟这个彻底的经验论者也不得不承认有两类推论的知识,一种是解证的,一种是或然的。前者涉及各种观念的关系,后者涉及事实或存在。解证的知识具有确定性和明白性,如几何学命题和数学命题。他说:“这类命题,我们只凭思想作用,就可以把它们发现出来,并不必依据于在宇宙中任何地方存在的任何东西。自然中纵然没有一个圆或三角形,而欧几里得所解证出的真理也会永久保持其确实性和明白性。”① 这个看法与莱布尼茨的二重真理说没有根本的区别,因而不能不和他的经验论原则发生冲突。但是休谟否认了解证的知识可以贯通到有关事实的知识中。比如,“太阳明天要出来”和“太阳明天不出来”这两个命题,我们都不能借任何解证的推论或抽象的推论,先验地肯定这一个或否定那一个。只能依靠经验观察予以判定。在有关事实的知识中,一切普遍性必然性的论断都是建立在因果关系上的,而他已经证明,通过习惯性联想而建立起来的因果推论都是或然推论,由这种推论所建立的一般命题也只具有或然性,各种事实的反面总是可能的,没有解证知识的那种普遍性、必然性。这就是说,在关于实际事情的知识中,任何普遍性和必然性的观念都不是来自事实本身,而是由人们的习惯原则强加给事实的。形而上学所追求的知识的普遍性、必然性和确定性,至少在有关事实的知识中得不到论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