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互对立的命题

发布时间:2018-03-26 09:49
文章描述:无论是感性直观,还是知性思维都是以现象界为对象的,始终没有离开或超出现象界。但人们关于“现象世界”的知识都是相对的、有条件的,没有什么绝对的“第一因”,也没有什么

无论是感性直观,还是知性思维都是以现象界为对象的,始终没有离开或超出现象界。但人们关于“现象世界”的知识都是相对的、有条件的,没有什么绝对的“第一因”,也没有什么绝对的“最终结果”。而人们在心中却存在着一种要把相对的、有条件的知识综合成为绝对的、无条件的知识的自然倾向,这就是所谓“纯粹理性”,它以“理念”为对象,要求一种无条件的绝对完满的东西。这也就是所谓形而上学的基本观念。问题在于这种对绝对知识的诉求是否可能呢?康德通过对纯粹理性的考察作出了否定的结论。他认为,“理性”虽然给自己提出了追求绝对的无条件的知识的任务,可是它绝对完成不了这个任务。因为“理性”所追求的绝对的、无条件的对象在“现象世界”是找不到的,是经验无法提供的,这就意味着必须离开经验,超越“现象世界”去把握“物自体”。而“理性”本身却没有专属自身的可用于把握“物自体”的认识工具,只能借助纯粹理智范畴。但理智范畴已被证明只能用于现象界,一旦离开经验就毫无意义。

如果“理性”一定要用这些“知性”范畴去把握“物自体”,就一定会遭遇“二律背反”,也就是相互对立的命题。矛盾的出现不是因为思维违反了正确的推理规则,“正题”和“反题”都可以合乎逻辑地推出。这一“人类理性的最奇特的现象”,只能表明超越现象界去把握物自体是不可能的。因此,传统形而上学并不像它自身所想象的那样,只要从一些抽象概念或范畴出发,遵循正确的推理规则进行推理,就能够对“灵魂”、“世界”和“上帝”作出绝对无误的规定。“假如我们象一般所做的那样,把感性世界的现象想象成是自在之物,假如我们把感性世界的现象的连结原则视为自在之物的普遍有效原则,而不是简单地把它视为经验的普遍有效原则,那么就出现一种想象不到的矛盾,这种矛盾绝不是用普通教条主义的办法所能消除的。”

上一篇:笛卡儿提出的三种实体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