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讲的“虚其无形”的道并非是指纯粹的无,

发布时间:2017-10-05 15:28
文章描述:不过这里讲的“虚其无形”的道并非是指纯粹的无,而是无形而实有。为了说明这一点,《管子》四篇引入了“气”。《管子·心术下》云:“气者,身之充也。”《管子·内业》云:“

不过这里讲的“虚其无形”的道并非是指纯粹的无,而是无形而实有。为了说明这一点,《管子》四篇引入了“气”。《管子·心术下》云:“气者,身之充也。”《管子·内业》云:“夫道者,所以充形也。”以上是《管子》四篇以气言道,由此道之生物、成物便成为道气之流行。有形之物的存在也就是气的变化。

《管子》四篇言道气充形、化生万物有两方面的含义:一方面是指道气流行变化形成具体的有形之物;另一方面是指建构事物自身的本质。为此他将道气具体划分为形气与精气两种性质。形气用来说明具体事物形体的构成,精气用来说明具体事物本性的构成。二者是道气的一体两面,并不独立存在。就人而言,《管子·内业》云:“凡人之生也,天出其精,地出其形,合此以为人。”所谓精是指天赋人之本性;所谓形则是人的形体。《管子·心术上》:“德者,道之舍,物得以生。生知得以职道之精。故德者得也,得也者,其谓所得以然也。”这里的“德”是指道赋予万物之性,其本质原则在于道之精。《管子》四篇的“精气说”正是与此相配合。由此人的存在也成为精气与形气的统一体。事实上,在《管子》四篇看来,任何事物都是由道气流行化成,任何事物也都存在精气与形气、本质原则与构成质料之两面。正是精气与形气的和合才成就了具体事物的存在,故《管子·内业》云:“和乃生,不和不生。察和之道,其精不见,其征不丑。”

二 道、德关系在以上道气思想基础上,《管子》四篇中的道、德关系乃体现为三方面内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