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在布鲁克林的食堂进行

发布时间:2018-04-03 17:39
文章描述:基本准备工作在布鲁克林的食堂进行;最后的组装交给此类配送中心负责,全市各地均有分点。从顾客通过Maple的一触式应用选餐开始,该公司的专用软件便详细追踪着每一份订单。其独

基本准备工作在布鲁克林的食堂进行;最后的组装交给此类配送中心负责,全市各地均有分点。从顾客通过Maple的一触式应用选餐开始,该公司的专用软件便详细追踪着每一份订单。其独特算法对订单进行分类,确定配送路线,简化了整个流程。

的菜品独特性不如Ando,菜单千变万化,但内容有限,包含沙拉、三明治和小菜,由Le Bernardin餐厅老将索亚·戴维斯(Soa Davies)监督制作。凭借优质作料和精心烹调,它无疑是典型办公室午餐(默克尔称之为“悲伤的沙拉午餐”)的一大改进。而整个互动过程——从直观的应用程序到用心设计的包装——感觉贴心而优雅。“我们将为大批人送餐,”默克尔说道。“他们都需要优质的午餐体验。”

张大卫与默克尔坚信,送餐领域有着足够发展空间,一山可容二虎——消费者不会每天都从同一家餐厅订餐。他们仍然每周通话几次,交换建议和想法。“这是一块大馅饼,”张说道。“百福面吧和Ss?m Bar距离很近,但我不会把两者视为竞争对手。”

餐厅开张几周后,某个寒冷的周六夜晚,门外等位持续了几个小时。手持平板电脑的女服务员守在前门,向沿着第八大道排队的粉丝告知坏消息。该餐厅将在几周后开始接受预订,但那天晚上,食客想要一尝纽约最火新餐厅的美食,只能拿出十二万分的耐心了。

走进餐厅内,满脸兴奋的美食冒险家们坐在公共餐桌的无靠背椅子上,眯起眼睛研究菜单。服务员极力推荐各式大胆的菜品——该餐厅在经典的黑胡椒芝士意大利面里加了发酵鹰嘴豆,用凤尾鱼和薄荷装饰红薯,两道菜在美食界迅速成名。主厨平斯基管理厨房,透过一扇敞开的门,我们可以看到他的大黑胡子和满布纹身的前臂。

自Nishi开张以来,张大卫常常来这里呆很长时间——欢迎顾客、试吃菜品、并(温和!)纠正员工的失误。这种对新店进行微调完善的做法,是他的高超技能之一,但也引出了一个问题:随着百福集团不断壮大,张大卫将扮演何种角色?如今,他面临着一种可能性:尽管他竭尽全力创造新大卫——学习冥想,研读商业管理书籍,和米汉口中所谓三句不离估值的人结交朋友——但他可能不是领导百福前进的的最佳人选,

上一篇:不是在一些事情上有没

下一篇:没有了